海洋衛士壓載水
首頁 > 新聞 > 船界人物 > 正文

赫伯羅特首席執行官:為什么堅持不訂船?

2019-12-26 16:24:00
來源:中國航務周刊 編輯: 國際船舶網 我有話要說

赫伯羅特首席執行官Rolf Habben Jansen

專注,是赫伯羅特的一大關鍵詞。

不同人的眼中有不同的赫伯羅特:一個新船“絕緣體”,一個專注的集運企業,一個不跟風的巨頭……赫伯羅特到底是怎樣的?

2019年的集裝箱運輸市場呈現出新特點:中美貿易戰的形勢不斷變化,傳統旺季不甚強勁,限硫令進入倒計時……重重考驗下,如何能穩健盈利,是集運企業最關心的話題。

2019前三季度,全球集裝箱船運力規模排名第五的赫伯羅特,憑借亮眼的業績數據,受到業界關注。前三季度,該公司實現凈利潤3.33億美元,同比增幅高達2185%。

“我們很滿意今年以來取得的成績。減少8億美元債務,釋放大量現金,成本把控奏效,這對公司和股東來說都是好事。” 在業績發布后,赫伯羅特首席執行官Rolf Habben Jansen接受了《中國航務周刊》記者專訪,并給出這樣的評價。

基于當前的判斷,赫伯羅特預計2019年全年可實現盈利。事實上,每年都實現盈利,是赫伯羅特2018年公布的最新戰略目標之一。同時,其還致力于提升服務質量,保持全球承運人的定位。未來幾年,赫伯羅特都將專注于這些目標。

專注,是赫伯羅特的一大關鍵詞。當部分巨頭企業不斷延伸供應鏈,忙于布局貨代與物流業務時,赫伯羅特并未跟隨,也無意加入收購大潮,而是按照自己的節奏,持續提升服務質量,發展高附加值業務,如冷藏運輸等。

此外,Rolf也向《中國航務周刊》記者談到了赫伯羅特一直未訂造新船的原因、對行業縱向整合的看法、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以及限硫令的成本問題等業界關心的話題。

盈利秘訣何在?

《中國航務周刊》:今年以來,赫伯羅特面對的最大挑戰是什么?您認為今年的航運市場有哪些特點?

Rolf Habben Jansen:今年行業增長有些放緩,但去年情況就很不錯。我們現在也面臨著一些變化,比如2020年就要生效的環保新規。為此,我們征收了燃油附加費,并且從2019年12月份開始,針對短期合同,征收過渡性費用ITC,以收回額外成本。

《中國航務周刊》:在市場需求增長放緩的情況下,赫伯羅特實現盈利的秘訣是什么?

Rolf Habben Jansen:我并不覺得有所謂的秘訣存在。如果非要說的話,秘訣就是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做的事情。一直以來,赫伯羅特都很專注,取得了成本競爭力,也在努力攬收高收益貨物。當市場上出現新機遇時,我們也會及時把握。此外,通過與南美輪船和阿拉伯輪船的整合,使赫伯羅特成為一家更好的企業。

服務質量如何提升?

《中國航務周刊》:赫伯羅特在2018年11月推出了“戰略2023”,包括三個目標,分別是質量第一,保持全球承運人地位以及在各財年都實現盈利。您能具體解釋一下這方面目標嗎?

Rolf Habben Jansen:為了進一步豐富我們集團戰略的細則,今年以來,我們做了大量的工作來定義“質量”,接下來我們會推出10項質量承諾。2020年1月,我們會先公布三項,其他幾項將在隨后的每個季度陸續公布,預計到2020年底或2021年初,推出全部10項質量承諾。

這對我們來說,是邁出了很大一步。在日常服務于客戶時,我們也得到了一些反饋。我們發現,客戶的反饋在變好。這說明我們的服務確實改善了很多。在提高服務質量方面,我們選擇了一條正確的道路。

再來說第二個目標。保持全球參與者地位,是指我們不僅要做好亞歐航線等主要市場的業務,還要積極參與所有主要航線市場。這也是我們正在做的。目前,赫伯羅特有約120條航線服務,遍布全球所有市場。

此外,赫伯羅特還定下目標,致力于在每年都實現盈利。從目前判斷,今年這個目標將會實現。

數字化戰略如何推行?

《中國航務周刊》:赫伯羅特目前推出了一些數字化的延伸服務,比如在線報價平臺Quick Quotes和在線海運保險服務等。為什么要推出這類服務?客戶反饋如何?

Rolf Habben Jansen:改善服務是我們當下的工作重點,同時我們也在不斷推出能吸引客戶的新產品?傮w而言,赫伯羅特的線上平臺是很成功的,有很多用戶在使用。根據客戶反饋,新服務也在持續推進中。2020年,我們也會定期推出新產品。

《中國航務周刊》:2019年,赫伯羅特加入了數字化組織DCSA。加入的目的是什么?

Rolf Habben Jansen:DCSA是不同承運人之間成立的組織,目標是建立相應標準以幫助不同承運人之間進行數據交換。我認為建立行業標準是有必要的。我們每天要交換大量的信息,同時也要與碼頭和客戶進行交流。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每家公司都使用各自的標準,就會影響效率。如果大家能達成統一標準,那么承運人和相關的商業伙伴之間,在相互交流時就會簡單很多,進而提高效率。

是否考慮訂大船?

《中國航務周刊》:赫伯羅特自從2015年開始就未再訂購新船。原因是什么?2019年后,是否有擴張運力的計劃?

Rolf Habben Jansen:我們沒有訂購新船的原因是,與阿拉伯輪船合并后,我們接收了阿拉伯輪船的58艘船舶,船齡優化至大約8年,船舶平均運力提升至6840TEU。2019年,我們依舊不會擴張運力。2020年是否訂造船舶,還有待觀察。

《中國航務周刊》:您如何看待行業內的“大船競賽”?

Rolf Habben Jansen:我想如果要投資新船,我們大概也會考慮大船。因為目前赫伯羅特旗下的最大船舶運力為19870TEU,有6艘?紤]訂造大船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因為我們擁有的大船較少。

《中國航務周刊》:今年6月,有媒體報道稱,赫伯羅特可能會訂購6艘23000TEU超大型集裝箱船,這條消息是否屬實?

Rolf Habben Jansen:對于超大型集裝箱船,我們肯定不會現在就下單,當然也不會在短期內訂購。有可能是在2020年,但現在還沒有決定。

《中國航務周刊》:我們關注到,赫伯羅特近幾年一直在擴張冷藏箱運力。比如,2018年訂購了11100個冷藏箱,2019年訂造了13420個。冷藏運輸是公司未來發展的重點嗎?

Rolf Habben Jansen:確實,冷藏運輸是赫伯羅特現在關注的重點之一,我們對此進行了大量投資。今年也訂造了大量的冷藏箱,2020年也會考慮訂購。我認為,冷藏運輸市場會繼續增長,是有錢可賺的。

是否考慮進一步整合?

《中國航務周刊》:在與阿拉伯輪船合并后,赫伯羅特成為全球第五大班輪公司,目前總運力超過170萬TEU。當時赫伯羅特還表示,預計可實現年協同效應4.35億美元。到目前為止,協同效應是否達到預期?赫伯羅特是否有進一步整合的打算?

Rolf Habben Jansen:協同效應已經達到了預期。不過我們現在還沒有進一步的整合計劃,因為現有規模對我們而言,已足夠有競爭力,因此目前沒有整合和收購的必要。

《中國航務周刊》:有些班輪公司如馬士基和達飛都已開始縱向整合,同時也將自身定位為綜合航運物流服務商。您怎樣看待這一趨勢?赫伯羅特是否要跟隨這一趨勢?

Rolf Habben Jansen: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一種趨勢,實際上,馬士基和達飛所做的事情并不具備可比性。馬士基在進行內部整合,而達飛購買了另外一家公司。赫伯羅特是不打算購買其他公司的,但我們也有發展重點,比如“端到端”服務。

中美貿易戰影響幾何?

《中國航務周刊》:從市場份額來看,赫伯羅特最大的市場在哪里?中國是否是赫伯羅特的重要市場?如何釋放中國市場潛能?

Rolf Habben Jansen:赫伯羅特最大的市場是大西洋航線市場。中國當然是我們很重要的一個市場,赫伯羅特每年處理的中國進出口貨量達340萬TEU,其中出口市場份額在5%~6%左右。

在我看來,赫伯羅特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并不會出現大幅度的增長。雖然我們一直在中國市場中尋求進一步發展的機會,但這不意味著市場份額一定會大幅提升。

《中國航務周刊》:中美貿易戰是否對赫伯羅特產生了一定影響?

Rolf Habben Jansen:當然會有一定的影響,但因為赫伯羅特在跨太平洋市場并不占據特別大的份額,所以對我們來說,影響是可控的。雖然中國出口受到波及,但東南亞地區和印度的出口正在增長。此消彼長,因此整體影響不大。

如何應對限硫令?

《中國航務周刊》:2020年全球限硫令即將生效。我們知道,赫伯羅特目前有一些LNG-ready船,除此之外,還會采取哪些措施應對新規?將主要依賴哪種措施?

Rolf Habben Jansen:針對即將到來的限硫令,目前業界有三種主要減排手段。

第一種是合規燃油,但是合規燃油的成本要比高硫油高很多,所以我們也在通過2019年12月1日起生效的附加費,來分攤這部分成本。至少2020年到2021年間,低硫油都是我們的主流選擇。

第二種是在船上安裝脫硫裝置。我們不是特別青睞脫硫裝置,但也準備在10艘船舶上進行安裝,以獲取經驗。同時也要視高、低硫油之間的價差,考慮是否安裝更多脫硫裝置。

第三種就是使用液化天然氣(LNG)。到2020年第二季度,我們會將一艘船舶改裝成LNG動力,如果效果好,也會考慮改裝更多船舶。

《中國航務周刊》:已有部分國家和地區禁用了開放式脫硫塔,赫伯羅特會選擇哪種類型的脫硫塔?

Rolf Habben Jansen:我們會嘗試混合式脫硫裝置。不過就脫硫裝置等問題,要視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規定而定,要看哪種脫硫裝置可以被長期接受。

《中國航務周刊》:限硫令將帶來多少額外成本?客戶對燃油附加費機制(MFR)反饋如何?

Rolf Habben Jansen:每噸低硫油大概要比高硫油高出250美元左右,基于此,對于赫伯羅特來說,一年的額外成本大概在10億美元左右。這不是我們可以獨自消化的數額,所以才要將部分額外成本傳遞下去。

就MFR來說,客戶反饋總體來說是積極的。每個人都有義務為環保做出努力,大家也認同,環保舉措確實要耗費額外成本。

2020年市場會更糟嗎?

《中國航務周刊》:您對行業未來的預期如何?

Rolf Habben Jansen:這很難說。如果我能預知2020年的情況,那我們現在肯定會采取更多行動,賺更多錢。不過就已知的情況來判斷,2020年預計交付的船舶并沒有那么多。此外,部分船舶被送去安裝脫硫塔,所以運力供應較為樂觀,F在不確定的是需求端會如何發展。結合各類分析師的預測,明年的需求增長情況較差。但我認為,整體來說,2020年的情況不會特別糟糕。

為你推薦

赫伯羅特首席執行官:為什么堅持不訂船?

赫伯羅特首席執行官:為什么堅持不訂船?

2019年的集裝箱運輸市場呈現出新特點:中美貿易戰的形勢不斷變化,傳統旺季不甚強勁,限硫令進入倒計時……重重考驗下,如何能穩健盈利,是集運企業最關心的話題。...
2019-12-26 16:24:00

陳軍:未來十年LNG產業鏈發展大有可為

陳軍:未來十年LNG產業鏈發展大有可為

第20屆中國國際海事會高級海事論壇造船與海洋工程專場上,公司總經理陳軍受邀作了“滬東中華LNG裝備發展與展望”演講,對公司打造LNG產業鏈的現狀進行了分析,并對未來LNG產業鏈發展方向作了交流,在業界引發強烈反響。...
2019-12-24 18:30:00

揚子江船業董事長任元林結束調查公司股價大漲

揚子江船業董事長任元林結束調查公司股價大漲

揚子江船業周日發布公告宣布,在協助相關政府部門進行調查的揚子江船業集團主席任元林已經正式回公司上班。...
2019-12-23 16:53:00

揚子江船業董事長已結束協助政府調查

揚子江船業董事長已結束協助政府調查

12月21日,據航運界網消息,中國最大民營造船企業揚子江船業控股有限公司(BS6 SGX,下稱揚子江船業)的實際控制人和董事長任元林,已結束協助政府部門的調查,日前已回到家中...
2019-12-22 10:15:00

張松聲:中國的發展奇跡不是偶然的

張松聲:中國的發展奇跡不是偶然的

人民網新加坡12月19日電(記者林芮)張松聲是新加坡商界最高機構——新加坡工商聯合總會的帶頭人,同時是新加坡太平船務有限公司執行主席,創辦于1967年的太平船務,...
2019-12-19 15:45:55

張云飛:智能船舶將開啟海洋經濟新時代

張云飛:智能船舶將開啟海洋經濟新時代

12月10~11日,2019年度CEO峰會暨獵云網創投頒獎盛典在北京望京凱悅酒店隆重舉行,近百位知名資本大咖,獨角獸創始人、創業風云人物及近千位投資人與創業者共聚“新勢力·2019年度CEO峰會暨獵云網創投頒獎盛典”。...
2019-12-19 15:44:39

“2019中國航運名人榜”揭曉

“2019中國航運名人榜”揭曉

在12月11日舉行的第二屆大灣區港航物流發展論壇暨第六屆中國航運業創新大會上,“2019中國航運名人榜”正式揭曉,并為中國航運功勛人物、中國航運影響力人物、中國航運杰出民營企業家頒獎。...
2019-12-11 21:47:24

胡建華任招商局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

胡建華任招商局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

2019年12月9日下午,招商局集團有限公司召開領導班子(擴大)會議。受中組部領導委托,中組部有關干部局負責同志宣布了中央關于招商局集團有限公司總經理任職的...
2019-12-10 07:48:36

高上:深海經濟仍有三個問題需要面對

高上:深海經濟仍有三個問題需要面對

“海洋領域可能會面臨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我們國家現在還沒有一個黨中央國務院層面出臺的,對于我國海洋強國建設的指導意見;第二個問題是國內海洋應用市場還需...
2019-12-08 20:54:38

林基澤連任國際海事組織秘書長

林基澤連任國際海事組織秘書長

近日,國際海事組織(IMO)大會批準通過關于林基澤連任IMO秘書長的決議。...
2019-12-07 15:42:00

硫排放
壓載水處理系統產品選型
發電機及發電機組產品選型
船配商城
    大彩网苹果 黑龙江体彩11选5官网 一秒彩 股票交易软件 二分时时彩走势图 南方双彩最新版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最大遗漏 甘肃快3推荐号 体彩排列五试机号今天 体彩排列3玩法介绍 山东11选5开奖走势图